欢迎访问短文学网

十里长亭,你眉眼如昨

作者:短文学网 来源:网络 时间:2015-08-1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浅读《雨霖铃》

我不读柳词已一年,时隔一年,重读柳词,万般搁浅思绪滚滚而来。柳词缠绵悱恻,凄切而不失深情,深情而不失隽永,三变描摹之际,宣纸铺开,一篇词作又惊动万千人家。白衣胜雪,才冠三梁,长发如瀑,眉眼灿若晨星亮。

初见时,纸上缘深,你写《煮海歌》,“鬻海之民何苦门,安得母富子不贫”,“太平相业尔惟盐,化作夏商周时节。”你写《鹤冲天》,“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你写《蝶恋花》,“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我跟随你的步伐,循着你的白衣翩翩,走过四海八荒,看过花谢花开,听过杜鹃啼血,都不及你一句“杨柳岸,晓风残月。”

她穿着一袭素白青衣,从宋词的云烟里云淡风轻地走出来,风吹起裙摆,遮掩不住她的风流姿态,烟雨迷离,平添几笔哀怨,十里长亭,不需要杯酒作陪衬,思念化作点点别离泪,千言万语已等闲,几行书,书了几年离殇,雨声里,他的千次万章化作归雁数行。

“人生千里与万里,黯然销魂别而已。君独何为至于此,山非山兮水非水,生非生兮死非死……”

翻开《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那是雨后的长亭,一切还如昨,晚风拂过,却还是带来凄切,蝉儿不停地叫着,是留恋,还是不舍?大雨冲刷掉了过去的一切,汴京却还是当年的声色,你捧过杯盏,“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断断续续,饮不出是什么滋味,离愁别绪,尽在其中,怕是相见时难1别亦难,相见何如不相见?行人寂寂,是否要别离了?“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纵是千言万语,也道不尽别意,泪眼相看,送君千里,十里长亭,再见时眉眼依旧如昨。

你来的时候,桃花初开,春风十里,满壁生辉;

你走的时候,百花凋零,孤雁断魂,乌云叆叇。

汴京城留下的是无穷无尽的阴影,或许,离开才会忘记,才能继续做柳三变,继续奉旨填词。人生疏狂,词满天下,名洒山川,你带走了风流年华,却带不走多情。“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这个季节,青山早已失色,流水早已暗淡,寒蝉,孤雁,暮色,凄切不忍说,多情之人怎会不黯然神伤?朱砂泪上清秋词,长不过你一声叹息,纵使流落天涯,也难忘长亭处泪别经年无话。可叹“今宵酒醒何处?”却一时“杨柳岸,晓风残月。”

一句“杨柳岸,晓风残月”道却多少人生味,本是一曲歌,美如画,景若蓬莱,却总是带着离殇。熹光时,天拂晓,晨风吹过,一弯残月挂在天上,烟月朦胧,山水空相迎,佳人鬓发乱。喜欢这句话,并不是因为浮华,追他的杨柳岸,并不是因他的才名,只是这一句,令人遐想不断,凄凄切切,再不能忘却,这一袭晚风,这一弯残月,带着穿越千年的爱恋思慕,传送着经久不息的情怀。

三变终还是走了,与爱人挥手告别,也告别了汴京,这个给他人生留下遗憾的地方,行舟看过往江山如画,寒枝上两三点暮鸦,只为你朱砂一点忘却人间无涯,谁为我填豪笔再书写天下。

月华三千,更与何人说?

碧海长空,清风摇翠荷。

烟火涣散,谁家画舫柳笛起?

红绡绳头,不减当年离别色。

人生何处无离别,见过太多的别诗,读过太多的离词,高适与董大,王维与元二,李白与汪伦,苏轼与王弗……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人与景之间,纳兰也写“别”,他别爱妻,他别沈宛,千古惆怅,千古伤心,付与何人说?不同的,柳三郎的别是不同的,他写“别”,“执手相看泪眼”,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江淹的这句话不是最好的诠释吗?三郎的别,最为真挚,最为多情,传唱千年,经久不息。

此去经年,天地苍茫,化离愁别绪为千词万章,将失意事埋在心房。

耆卿一曲《雨霖铃》,千载深情何人同?

十里长亭,你眉眼如昨;行舟悠悠,你长词离歌。

(原创作者:苏半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

  • http://www.fy-r.com/article/0Qb5302015/
  • 标签:
    短文学网 短文学 短文学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