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短文学网

当前位置

> 散文精选 > 伤感散文 > 离婚

离婚

作者:短文学网 来源:网络 时间:2015-08-1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离婚,这是两个最忌讳的字眼,任何一个家庭都不愿去触碰这两个字。可是,不知道又有多少个家庭偏偏选择了这两个字。

前几日,一个女“闺蜜”朋友四妹又离婚了,这是她第几次离婚我也搞不清了,反正知道她有那么几回吧。我没有离过婚,我感受不到离婚后心中的那份酸楚,痛,会是多么折腾人,但是,我明白,任何人走到离婚的那一步都是情非得已。真正的离婚了,又会去拾起别人曾经的好,曾经的点点滴滴,然后蒙着被子大哭一场。

四妹是个不幸的女人,虽然她经历了无数次短暂的婚姻,我依然觉得她很善良,并不是人们心目中那种离过几次婚的女人都很坏,很浪那种。这次离婚我们都不知道原因,只知道她离了,为什么,没有人敢去问,也不可能去问,我只看见四妹当着我们哭过一次,假如这种哭可以换回一份快乐,一份甜蜜,一份开心,我想,四妹可能愿意每天都哭一次。

我知道,也许不久就会有人在四妹后面指指点点了,说三道四了,又是她们这些是非婆的谈料了,我特别讨厌这类人,这种善于在别人伤口上撒盐的人。离婚,这是底线崩溃的结果,但是,这种底线对于各种人又不一样,所以,有些婚姻并非出于出轨,而是相互越来越渐行渐远的原因。四妹就是这样的,其实她最后这位老公应该还是居家的,只不过长期在外上班而已,应该这就是她们离婚的导火索吧!

婚姻的长久其实在于忍,任何一对夫妻,在漫长的岁月里,不磕磕碰碰是不可能的,远香近臭,离得近,每天朝夕相处,久了,自然生厌,总是看着不顺眼,吵架,拌嘴,斗气就会接踵而来,此时,离婚的危险就会迎面而来,往往这个时候,就需要一方有毅力去忍让,去迁就,去维持一切安定的因素。

唉!结婚不易,比如我,我和芳结婚时,母亲已“走”,父亲已垂垂老也,26岁的我领悟了举办一场婚礼的艰辛,修房,购家具,两个人商量着写请柬,送请柬,安排酒席,以及结婚那天的程序,那些日子里,累,但快乐着,有人说,从头到尾都是我在“自编自演”这场婚姻,哈哈,不错,我就是主角加导演,只不过这是真实的,不是一出戏。所以,结婚不易,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是缘分,是命,因此,我们应该珍惜这种缘分,哪怕得过且过,也不要轻易分离,这是一种伤害,不仅仅是伤害自己,更大的伤害是孩子,更甚者可以波及到父母。

所以,我们不要轻言离婚,离婚很简单,不需要请客送礼,不需要穿金戴银,假如两个人决定好了,走到民政部门,几块钱就搞定。可是,有些婚姻并非真的破裂,而是冲动导致,真正走出民政的大门,也许心就会生悔意,或者有种被骗的感觉。至于吗!

我一直坚持着忍,忍一忍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学会容忍,包容,天大的事情我们都不可以惊慌失措。其实我的老婆很好,今生今世最放心的人就是她,外表美丽,心地善良,一个完美的居家女人,只不过她的性格却极其糟糕,不通商量,说话时常伤人,不仅仅伤我,很多时候会伤及无辜,对一些芝麻事情喜欢纠缠不休,可惜,我无能为力去改变她,所以,我选择忍,一切都随她,看你能折腾到几时,这么多年以来,一个忍字让我维系着我的婚姻,其实内心来说,我爱我家,我爱我家的两个女人,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60岁时能和你化干戈为玉帛,携手漫步,看荷塘月色。

最后,我想说,人生不易,苦尽甘来的时候,需要一份镇定,你不离我就不弃,珍惜眼前人。祝大家一路走好。

    转载请注明出处。

  • http://www.fy-r.com/article/0Qb5232015/
  • 标签:
    短文学网 短文学 短文学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