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短文学网

遇见你,是我的痛

作者:短文学网 来源:网络 时间:2015-08-1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一个人来到世界,随着身份的变更,职业的转换,地位的升降,居地的迁徙,年龄的增长,在这个漫长的岁月里,要经历多少各种肤色各种背景人员的交往呀!也因为在这个不断变化的广泛接触中,自然会留下许多友谊值得一辈子珍重。就像本人曾经写过的《友情》、《亲情》、《爱情》、《若水的胸怀路宽广》里曾经叙述过的一样,有石友、挚友、素友、诤友、益友、盟友、密友、闺友、恒友,还有忘年交、忘形交、君子交、莫逆交、刎颈交、布衣交、患难交、再世交、车笠交、金兰交等等,这些弥足珍贵的友谊,给人留下了永生难忘的美好记忆。

自从来到百步亭居住以后,本人将自己的思想、观念来了一番彻头彻尾的大调整,不惹事、不结怨、不负人便成为我的座右铭,具体到行动中则是尊重他人、善待众人。正是本着这一朴素的理念,我跟包括你在内的许多人自然有了一些往来。

不过,多所不同的是,在与你的的接触中,你总是看不到自己的先天弱势,而是不厌其烦,无所顾忌地以傲慢、轻蔑的语气,讲别人的种种不是。也正是基于此,因为遇见你才感受到平生以来最大的痛苦,受到的伤害空前绝后,以至于每每想起我便痛心疾首。让我深深地体认到,就因为遇见了你,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败笔。

你还记得吗?那天傍晚,就是在两年前临近中秋节的某天,你跑到我楼栋门前,气势汹汹地将门铃摁个不断,当我下来后你一边打着酒嗝一边声色俱厉地责备我,“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可是我想问,你是我什么人?我有什么事非得向你报告?你怎么敢在我面前这样狂妄恣肆呢?回想当年,我任县政府阁员时,没有哪个书记、县长敢在我面前以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呢!

那天,你还带有明显嘲讽挑衅的语气不断数啰,“你多出名哟,没哪个通讯员不认识你,甚至还有人请你吃饭,送礼品”!尽管所言出入过大,但无论认识与否,这与你有何关系?

这且不说,你还令人不可思议地以一种鄙夷、蔑视、辱慢的口气质问我,“你读了多少书呀”?可他就此还没有打住的意思,继续飚出令人费解的话来:“我现在完全改变了对你的看法”!尽管我们同住一苑,但与你素味平生,毫无交集。打就是认识,也只是一年左右。你是查户口的警察还是什么人?我读多少书关你什么事?就是警察查户口也不至于以这种恶毒的语气拷问这些毫不相干的问题呀!你愿意怎么看那是你的事,这关我什么事呢?你这些离奇古怪、诡异莫名的令人作呕的问话,让我实在无言以对。

你的这些近似于发疯、癫狂的胡言乱语,究竟是怎么得来的呢?我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惟一跟你的接触是在前年应你的邀请,偶尔在一起打了几回球。我们的相识,也正是自此才有的。而且也就是因为一起打球后,你才多少知道一些我写过并发至网站文章的事情,可在这之前我也有过类似的事情啦。你嘲讽我“出名”的这些话,还让我想起了就在打球之后的一次外出旅游时,你喝了点酒后便借着酒兴跟过某发生了激烈争吵,我就忙着一边拉你衣服一边轻声劝你算了。

可你非但没有听进去,反而还莫名其妙地说出了令在场所有人无比困惑的话来,“你还不是我带出来的,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你瞧这话多么刺耳哟,又是多么歹毒哟!当时我特别的难堪,脸一下子红到了脖颈。人家说你只要一喝酒,准得找个人纠结,把你平时心中郁结但又不能随便说出的话全都抖落了开来。联想起来,你是不是觉得因为你邀请我打了几回球,因而是你将我带出来了才使得我写出了文章;又因为我写出了文章,所以才导致很多通讯员认识我的缘故呢?可是你的这一逻辑推理,却完全忽略或是漏掉了就在这之前早已写出诸多文章的决定性前提,只不过缘于你的孤陋寡闻罢了。

就说打球这件事吧,你问题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常常以教练的口吻自居,不妥当地对别人指指点点、评头品足。大家走到一起打打球,其目的无非是为了健身,活动活动身子,至于提高技巧则位在其次。可是你呢?人家给点阳光,你就灿烂,可以理解,但给点月光你就乱想,就有失理智了。你不光说我是你亲自带出来的,你还多次在公众面前大言不惭地说,这些打球的人都是我带出来的。正是基于此,你总以领导者的姿态自居,对球打得好的自然不遗余力地表扬,但对不甚为好的轻则指出应该怎么做,重则呢?“你这是怎么发球的”、“怎么你连接球的技巧都忘了”。你动辄就是一顿批评,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年人,任谁都感到不好意思,直让人下不来台。

你说我是你带出来的,我的气就来了。我问你:我作为县政府外办主任、旅游局局长需要你的带领?我四年间打了九起官司没输过一场,也是因为你的带领?我与联合国官员商谈妇幼项目合作也是你的带领?你可以狂妄,可以恣肆,也可以傲慢,但你首先得屙泡尿照照自己,一个小教体育教师究竟有多大的能耐。……若批评你不要脸,似乎过重了点,但如果说你恬不知耻、寡廉鲜耻、厚颜无耻、卑鄙羞耻,离你的本质八九不离十。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再打球的原因吗?固然不小心将队友打伤了这才退出,但真正的原因则是因为你丝毫不留情面的所谓“好心帮助”:“这球你是怎么接的,谁教你这样啦”?其实在这之前早就有意退出,只是担心在找不到合适理由的情况下贸然退出,(我总是首先想到你)会让你觉得难堪,因为我就像你腰间悬着的物件似的你老是揪着我不放。于是便一忍再忍,对你一直未有任何不满的表示,一味地受着来自于你的这些无端的太过于热辣的讥讽。

自从退出后,我就感觉真的好快活,一身的轻松,因为从此摆脱了你的“好心帮助”,我也就没有任何压力了。尽管退了出来,但你却时不时地来找,散步呀,远距离行走呀的。也是基于对你的这份尊重,还有再也没有了你可以指责的任何话题,所以你每一次邀请我都无一例外地应允了。也就是因为随后的散步,对你的性格、为人便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在你曾经过往的世界里,可以说没有哪一个是你看得起的。姓刘的是作为乒乓球运动员特殊人才被特招进部队的,于是常将这些拿出来炫耀。我就想见证一下他的能耐,于是逮住了一个以研搓球技为名义的机会。

可是,还没怎么的两个回合我就把他彻底打趴了,从此再也不敢夸弄。那个自称局长的周某,其实就是个副的,居然也拿来糊弄,讲起话来鼓铮铮器宇轩昂的那副作派,实在令人作呕。就是他这幅模样,可在见到我时居然还斜眼睥睨,侧目而视!到打球时人员有时难以配齐,姓刘的无奈,姓周的没法。我不是吹,没哪个人敢不听我的。在百步亭这块地儿,你一文我一武的,可以说打遍天下无敌手,我俩算是谋到一块儿了。你有时喊我“哥哥”,天南地北的我怎么就成了你的“哥哥”了?我就感到特别的肉麻。你的话像老太太手中的纺线驼,没完没了地从未有过完结的时候。对于你讲的这些,一般情况下我采取左耳进右耳出态度,从未公开表示过不同看法,同样也是因为基于对你的尊重,因为我实在不想让你尴尬。

但有一次例外,你说你儿子那么优秀,在华为公司深得信任。我第一次接过你的话题,我一个侄孙原先就在华为公司,但他嫌制度太严,工作压力太大,便跳到百度做人力资源工作……我还没说完,你就立即反驳,“你说的这不可能”!哎哟,你也太霸道了点吧,我说的是你根本不认识的我侄孙的事,你也居然否定?

你国王的新衣早就被人们揭穿了,人家说你人格缺失,品德缺陷。你回头看看吧,为什么本不到退休年龄的你,却过早地离开了你所在的岗位?难道不是因为你的人格分裂,最终被你的同事赶了出来?有了第一次被孤立的教训,按道理讲,你应该不会再犯同类的错误。可是又怎样?由于你继续自尝孤芳、自高自大、自以为是、自鸣得意,犯了众恶,人家一个个全都冷眼待你这个自诩的教练。你又一次被孤立了,你还指手划脚的机会吗?你也该好好地醒醒了,真的到了深刻反省的时候了!

你最大的毛病,总爱拿自己的长处跟别人的短处比,因而每每总是沾沾自喜。你最大的弱点,把别人不愿意刺激你看作是人家不得不服你,于是你就自鸣得意地产生了错觉——我天生就有领袖的范儿。你最大的舛误,自己什么都好、无一处不好,无论谁都没有你好。但你也不是一无是处,为人豪爽、不怕吃亏,这一点我不能抹杀。说到底,无论是清高还是豪爽,不就是打个球吗?健身的活动方式多种多样,正像有考生作题时说的“条条路儿通广州,老师何必去强求”,难道就因为打球这件事也值得让你趾高气扬地以为你就有了非常了不起的资本?

道不同,不相为谋。跟你说实话,也就是因为实在看不惯你的这些自鸣得意、目空一切、得意忘形、不可一世的糗作派,就在那次我接过你关于华为的话题,你却持强烈否定态度之后,我就以种种理由拒绝与你往来。

尽管我一味地躲避你,试图远离你,决计再不与你交往,可是终究没有逃过一劫,就在大半年之后,还是出现了开头你跑来摁我门铃之后所出现的我人生中最痛苦的悲剧性一幕。

作者:陶家宗

2015.7.22

    转载请注明出处。

  • http://www.fy-r.com/article/0Qb5222015/
  • 标签:
    短文学网 短文学 短文学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