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短文学网

当前位置

> 伤感文章 > 伤感故事 > 背对背哭泣

背对背哭泣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 时间:2017-07-20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2016年的八月八号,是农历的七月初六。也就是七夕的前一天。传说每年的七夕这一天牛郎和织女会在鹊桥上相会。

“每年就这么一天,那他们也怪可怜的。”云木嘴里嚼着根棒棒糖说道,趁着绿灯跑到马路对面。

对于云木来说,牛郎和织女的一年一会确实显得可怜,因为这三个月来基本上每天都和他的女朋友黏在一起。然而,从他们两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算起,也就是三个月的时间而已。

云木顺着街道一直往下走,轻车熟路。可他并没有在这座城市生活很长的时间,也就是三个月的时间而已。而且,他还是个路痴。

因为临近暑假,街道两边的店铺都在搞促销。一张传单递到云木面前,他礼貌性地伸手接过,握在手里,路过垃圾桶的时候顺手扔掉。云木并不反感店铺的这种促销方式,人活着,谁都不容易。

只是店铺门口的大喇叭震得人耳朵发聋,不过他早已经习惯。从他刚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这是一座极为热闹的城市。

云木加快了脚步,因为在前面十字街口的对面站着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的女生。

他看着她,她也望着他,她是他的女朋友。他很庆幸她是他的女朋友,他咧开嘴笑了起来。下一刻,他已经站在她面前,“嘿嘿”傻笑着。

她叫鲁文,很秀气的一个女孩儿,在云木眼里并不仅仅是秀气那么简单,她是完美无瑕的。

鲁文没有理会傻笑着的云木,自顾自的往前走,方向与云木到这儿完全相反,就是顺着云木到这儿的路再走回去。

云木楞了一下,而后迅速跟上,与她并肩走在一起。

半个小时后他们停了下来,已经到了目的地。这是这座城市的公园,也是这座城市的中心。

按照云木的看法来说这不就是一个小山坡吗?半个小时就可以爬到公园的山顶。

云木现在住的地方就在公园对面,也就是说他完全可以在这儿等着鲁文。

他们并肩穿过大爷大妈正在热舞的广场,大型音箱的声效比起店铺门口的喇叭更让人耳朵难受。他不明白的是,这些大爷大妈哪儿来这么多精力成天不停的跳。云木回头看了看那些沉溺其中的老人们。他依稀记得刚到这儿的时候,每天早上吵醒自己的不是自己的闹钟,而是广场上的凤凰传奇。

登上山顶也没有办法看清这个城市的轮廓,所以云木没有往下看,而是抬头望着天。不得不承认这座城市的天很好看。在济南待过的他更清楚能看见蓝天白云是有多么的不容易。

今天从见面到现在,他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一直沉默着。云木想着要不要现在把自己写了几个晚上的情书还有礼物给她,纠结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毕竟明天才是七夕。

“对不起。”打破沉默的不是云木。

“什么?”云木转头看着鲁文,只是鲁文的眼神有些闪烁,没有和他对视。

“对不起。”鲁文背对着云木说。

云木没有把鲁文扳过来,也没有绕到她面前。

云木突然有些想抽烟,在身上一阵摸索,却只找到一根棒棒糖。自己戒烟已经快两个月了。

撕开糖纸,把棒棒糖塞进嘴里,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什么意思?”

鲁文没有回答他,保持着沉默。想来是想着怎么解释,或者说根本没想过要解释。

云木的眼睛眯了一下,又再度睁开,他抓了抓头发。熟悉云木的人都知道,抓头发的这个习惯他早就有了。大一的时候讲解一个创业方案的时候全程都在抓,高中的时候做数学题甚至把头上抓秃了一小块。

“他叫你回去了?”云木把糖从嘴里拿出来说。素来不喜欢吃甜食的他,这两个月兜里随时都装着棒棒糖。这是鲁文给云木戒烟用的。

他们背对背坐在长椅上,云木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背后身躯颤了一下。

“嗯。”她的声音很平静,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

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所以,你是来说再见的?”云木使劲嚼着嘴里的糖果,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他知道鲁文已经转过身来,可自己却没有转身。害怕一转身自己强撑起来的坚强会在一瞬间崩塌。

“对不起。”这已经是鲁文第三遍重复这句话了。

云木依然没有听出来任何的情绪波动,依旧平静,就像这座城市天上的白云,一动也没动过。可自己却清晰的感受到了肩上的湿意。人在地上看着白云好像静止,可若是你到万米高空上去看,就会发现白云在翻滚、在奔腾。

“没什么对不起的,你选择回去,只能说明,我是一个失败者。”云木站起身来,没有转头看,也没有往下看那些还在狂嗨着的大爷大妈们,而是抬头望着天空。

原来向上望不仅可以看到天,眼泪也不容易掉下来。

鲁文依然坐着,她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她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痕,身体不住地颤抖着:“你什么时候走?”

声音还是那么平静。

“这个月月底,你就不用来送我了,我会忘掉你和你带给我的故事,这个城市我也不会再来。”云木顿了顿,而后迈开脚朝着山下的广场走去,“所以,永别了。”

鲁文看着云木的背影渐渐下沉,山风吹动着的他的头发和衣角,隐隐能嗅到空气中的咸味,感受到淡淡的湿意。她不知道这是自己的眼泪还是云木的眼泪。

在云木彻底地消失在她的视线里的时候,鲁文终于压抑不住,“哇”地一声趴在长椅上嚎啕大哭起来,“对不起……”

云木路过一个垃圾桶,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撕得稀碎扔进里面,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祝你幸福。”

他们很有默契,没有争吵,也没有让对方看见自己流泪。可是,如此默契的他们为什么要分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fy-r.com,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转载请注明出处。

  • http://www.fy-r.com/article/0H0102W2017/
  • 标签:
    短文学网 短文学 短文学网址